望尘

鱼叉子:

欢迎购入鸭T T!!!!!

行行@佣医合志了解一下:

◆◇◆◇ 一宣 ◇◆◇◆

《致天堂落下的你》

>>佣兵×医生

>>第五人格衍生佣医同人图文合志

经过劳斯们三个月的准备,我们的合志终于开始预售了!

*从转发本条lof的小伙伴中抽一位送合志本体,邮费自理,预售结束后抽出


预售日期:2月14日20:00-3月14日23:59

发货日期:三月底至四月初开始发货

代理: @牛奶星工作室 


❤戳我购买合志❤(p6为购买链接二维码,也可保存图片到淘宝扫码进入购买页面)


请认真阅读宣图,如有不清楚可评论询问

如果不支持淘宝付款可以自行寻找代拍或者加qq群735382836找主催行行微信付款后代拍

唯一指定代理店铺为牛奶星工作室,其他购买链接均为盗版


——刊本信息——

规格:A5

售价:95RMB

赠送:明信片×3

字数:12w左右

页数:260p以上

除此之外本内还有彩插、四格、页漫,吃粮一本满足!


——特典信息——

吧唧:15RMB/对

贴纸:10RMB/份

挂件: 20RMB/个


——STAFF——

主催:行行

画手:

大概@大大大大概

DT@不明粘(帅)液DT

赤赤@赪角

基月@基月-

水母@水母君(酒 )

猫猫@静静想要一只猫

盐盐@Yuipo

德蒂@哈——好困

A木@A木

鱼叉@鱼叉子

尾指@尾指不是位置!

叉菌@撒旦蛋旦叉 

文手:

安妮@安妮_老鸽

冬年@冬年

杰克@雨下的杰克

次次@次子

寂儿@商寂

凛凛@善待傻瓜好吗 


外封封设:@山河长诀 

校对: @不明粘(帅)液DT  / 行行

宣图/排版:行行


这本合志真的花了大家超多心血,不管是文章还是插图的水准都超——级高!推荐购入full set套餐,有掉落小赠品还优惠5元!!!


—— 文字试阅 ——


《生命的禁区》 - 冬年

“这场游戏,将成为我们的杰作。”男人逆着阳光而站,狰狞的神情隐匿在黑暗之中,只剩下闪烁的眸子散发出狂热的微芒。

他缓步走到她身边,微微蹲身伸出了手。

艾米丽突然感到一阵窒息,她甚至觉得目前最大的麻烦不是温斯顿庄园,而是眼前的这个人。

这个唯一将她真正识破的人。

 

《三次之后》 - 杰克

“你在向一个勘察兵示爱!”他气恼地强调了一遍。

“我知道。”她也耐心地又说了一遍。

“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。”奈布低吼着,烦躁地拽着自己的头发,“这代表等我们出去后你以后要和一个低等勘察兵在一起了,你愿意吗?!”

你愿意和我一起啃那些像是皮腰带的人造肉吗?你在餐桌上会对此打趣吗?

你愿意和我在小巷坏掉的霓虹灯下拥抱吗?明灭的光照在你我的脊背上,你愿意抱紧一个没有高级礼服的穷小子吗?

你愿意窝在沙发上等我吗?你愿意温一杯蜂蜜茶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的士兵吗?

你愿意和我一起看星星吗?即使我都不确定你能否在现实中和我互相依靠着裹进廉价的毯子里,然后数起那些天花板上熠熠生辉的星星。你愿意听奈布.萨贝达唠叨他无聊的陈年往事,顺便夸奖他房间里的满天繁星吗?

你愿意吗?

“我愿意。”她抬起头看向他,奈布看见那些消失于天幕的星星纷纷从她的眼中汇聚,连成一片闪闪发亮的星辰。

 

《My Love》 - 安妮

“您听说过我的祖母吗?就是那位‘莉迪亚·琼斯’女士”

“她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医生,从来不放弃任何一位病人。她向来是我们琼斯家族的骄傲。”

“或许别人不知道,但我是她最亲的孙女。”

“我这位祖母并不是一开始就选择了继承家族里的事业,她也有过叛逆的时期,她放弃了自己的一切,一个人偷偷跑到战场上去。”

“她坚信,她的医术不应该浪费在那些总喜欢无病呻吟的富贵姥爷太太身上,能最大发挥她的价值的地方,在战场。”

“我们不知道她那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,只从一位曾和她有过联系的老姑妈口中得到过一句‘荒唐又可笑’的评价。”

“但是最叛逆的还不是跑去战场这一段,最让她的家长们受不了的是,回来的时候,她怀孕了。”

“后来那位入赘的琼斯先生并不是我真正的祖父,我的祖父,或许正是哪位流落在战场上走不出来的无名佣兵吧。”

 

《海潮轻吟》 - 次次

月光出来的时候,奈布来到艾米丽的房门口,他整装待发,精力充沛,年轻又富有生气,奈布没有敲门,他看艾米丽亮起灯光后说:“我打算离开了,就今天晚上,不是因为昨夜你的话,是我本来就这么决定了,但我之前忘记问你最重要的事情,现在,我来问你了。”

灯光中,艾米丽的身影摇晃了一下,奈布鼓起勇气来,他问:“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?”

只要你开门,我们就一起离开。他想。

月光升起,照亮奈布的眼睛。

艾米丽的声音在另一头响起,像缥缈的白鸟,带走所有色彩。

“愿意听我一个故事吗?”

 

《伦敦晴空下》 - 凛凛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或许是她开口的时候太心不在焉,奈布·萨贝达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他没听懂她所说的话。“抱歉?”他说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艾米丽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。两双同样湛蓝的眼睛交汇,如同一片海撞进另一片海。“我逼你接受治疗的时候。”她说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爬到这儿坐着?”他直视着她的眼睛,而她毫不犹豫地迎上。“你想先回答这个也行。”艾米丽说。

奈布抬手揉了把脸。艾米丽看见他的颊边唇上都生出了胡茬,把他的下半张脸变成青色,他脸颊的线条也比她记忆里的更加坚硬。艾米丽一瞬间有点恍神。他已经不是个男孩儿了。她想。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刚刚参军的年轻男孩,而现在他在用时间留下的烙印告诉她:他已经是个男人。

他的廓尔喀口音把她的注意力拉回他的话上。“加莱陷落了。”他说。

 

《Loving Strangers》 - 商寂

如每一个童话故事一般王子总会先将爱说出口,奈布·萨贝达说出了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后缀是我的名字。那天他另点了两杯啤酒,一杯给我一杯给他自己。我第一次知道他其实能喝酒,只是不想喝——不像我,一杯就已经醉了。但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醉意成为一片突兀的空白,我记得我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像个孩子,冲他的鼻尖呼着温热的酒气;我记得他吹着口哨又唱着他家乡我听不懂的歌谣,前所未见的灿烂笑容在模糊的视线里被永远定格在记忆里。

“我的旅行家……我,嗝,我是你……走遍世界的第几站?”

“记不清,但你是最后一站。”

他吻了我。我第一次知道唇与唇相接是怎样的柔软触感,第一次近距离看着一个男人的眼睛,并笃定着我一定不会再见到比那双绿眸更让人难忘的眼睛了。那一晚他送我回家,此时正好是夏季,我们在灯光已经坠落的广场跳起以晚风为背景音乐的探戈,在已经沉眠的城市做捣乱的醉酒精灵,还好我们手头没有一辆驾着就能奔去地球另一边的法拉利。只有星星月亮看着我们,我希望它们为我们祝福。

《我与我的佣兵队友2》

超级草率的一个短漫,大概就是两人正在讨论这次的深渊珍宝,我想要调香师和盲女,他想要佣兵和魔术师。

“不过我非啦,抽不到的”

“没事儿我也非”

就在两人达成非酋共识的时候,对面......抽到了香香的凝聚之水.......

“哎嘿!我要练调香!!!”

“告辞!!!【哭”

画的很潦草啊.......就是一次联合的日常。

和狼崽奈布队友打联合卖医保,对面是神眷伞伞和金纹jio克,全程没修机,两个人一直划水到只剩三个人,他开了地窖,香香上了椅子。

因为打着“卖医保”的初衷,两个人毅然去救队友(刷分),当然队友没救下来,最后就会到地窖上皮。我站在墙角淡定自摸,jio克来了,佣兵给我挡着,我继续淡定自摸。因为地窖在脚下,慌什么!我们如是想到。

然后,伞伞也来了,在我们还没来得及跳的时候被两个监管分分钟解决了......

至于为啥没走地窖......因为求生者会被打飞......失算了......

结局就是我飞天了.....佣兵被放了地窖......【泣不成声】

啊,为什么总是在草纸上摸鱼。
是男孩子。

第十五斩 唔......尝试新发型?

第十四斩 头发水痕好乱,我究竟该怎么办?

第十三斩 今日份的摸鱼